丁蜀新闻

首页 教育 娱乐 军事 科技 财经 健康养生 文化 汽车 综合 时事 旅游 国际 社会 体育

丁蜀新闻 > 综合 > “严刑峻法”真的好吗?战场上可以用,但用来治民就成了一场悲剧

“严刑峻法”真的好吗?战场上可以用,但用来治民就成了一场悲剧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2:09:56 已有:1679人阅读

“一路治国,必须首先富民。富人很容易治愈,而穷人很难治愈。Xi知其然也?富人必须更加关注他们的家庭,而那些更加关注他们对犯罪的恐惧的人很容易被对待。穷人是脆弱的,他们的家庭是光明的。那些易受伤害的人和他们的家人敢于违反欺凌的禁令。违反恃强凌弱禁令的人很难对付。因此,治理一个国家往往是富裕的,而无序的国家往往是贫穷的。把善良视为自己国家的人必须先富起来,然后再治好他们。”

——《管子》第四十八条

中国的朝代在过去的一千年里发生了变化,每个时代都有自己“独一无二”的“治国”思想。然而,许多人认为,总的原则是遵循“儒家思想的核心法家”。简而言之,在国外宣传的是“儒学”,而实施的是“法家”。可以说,这种“平衡”的“治国”理念源于秦始皇“只尊法家”的“弊病”。

秦始皇只看到了他眼中的“法家”。统一前,他统治秦国。统一后,他想统治世界。可以说,当时的“法家”是真正的“王道”。然而,秦帝国很快就崩溃了,法家提倡的“暴政”的“破坏性”效果不可低估。因此,“法家意识形态”并不成功。汉代,“儒教”占据了“尊位”,统治了两千多年,而法家似乎“退却了”。

在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中,“反儒学”的声音再次响起。纵观历史,要给法家打分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。

法家在历史上成熟得很晚,但形成得很早,可以追溯到夏商时期,成熟于战国时期。春秋战国时期也被称为罪犯姓名研究。此后,管仲、史福、子禅、李悝、吴起、商鞅、申道、申步海、乐毅、高辛大力发展,形成了一个学派。

可以说,自秦孝公以来,秦王似乎痴迷于“法治”。

那么,为什么这个想法在这个国家“流行”?

多亏了孙阳先生。当秦孝公第一次说“帝道”的时候,他被“催眠”了,称之为“假话”。我第二次见到你时,秦孝公仍然对“王道”缺乏兴趣。我第三次谈到“欺凌”时,孝成了精神,“我不知道我坐在膝盖前的桌子上”,几天来我都不喜欢听它。

因此,公孙阳开始进行他的“政治改革”。

他的理论的精髓是:“愚人对成功是隐藏的,而有知识的人在不成熟的时候被看到。人们不应该从忧虑开始,而应该从成功开始。”“如果是圣人可以掌权,非法其理;如果你能造福人民,就不要遵循礼节。”他的政治改革是中国历史上最早也是最成功的。然而,他最终“深受伤害”,死于车祸。对于那些致力于促进法律的人来说,这种结局并不是一个极大的嘲弄。

韩非真正把法家推到了顶峰。他融合了法家和道家思想的精华,驳斥了与嬴政产生共鸣的儒家思想。他原本是韩国贵族,但他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“治国理念”,不得不写下自己的雄心壮志。

读完之后,嬴政非常欣赏,说:“我真希望能见到这个‘古’。里斯马上纠正道:“韩非不是一个古代中国人,而是一个同学。”嬴政听到后,立即向韩国宣战,“抢了人”。这样一场有动机的战争在历史上也是罕见的。韩非一到秦国就成了“红人”。他只是被李同学的嫉妒报复致死。

十二年后,世界属于秦。这不是对那些尊重法律思想的人的嘲弄。死亡的想法是存在的。

那么,为什么嬴政如此重视“法律”?

首先,在法家哲学中,皇帝应该有“法治”的理念,用铁腕无私,以平定天下。那些有同情心的皇帝是不会实行这种法治的。法家描绘的皇帝应该是这样的:用强有力的手段奴役平民,然后他们被解放。换句话说,如果世界上的普通人想要被“拯救”,先决条件是他们必须忍受被“奴役”。

一些专家分析说,嬴政极具“侵略性”,而且极其迷恋权力,这很容易与“严厉”和“不宽容”的法家思想产生共鸣。他从小就生活在法家文化的特殊环境中,所以“法治”对他来说是正常的。他不仅阅读了大量书籍,而且广泛吸收了世界各地的法家,坚决贯彻“君主专制”和“无所不能的暴力”的理论。因此,他认为世界只能通过武力统一。

其次,法家独立推动“统一”。法令必须“统一”,法令必须“从上面”。而嬴政的理想是想要世界“大统一”。因此,两者“不谋而合”。在理论的指导下,货币、度量衡和文字的统一已成为世界统一后的一项重点工程。

第三,在“法治”中,惩罚是必要的。嬴政也非常相信乱世治理必须使用“重码”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,这确实起到了稳定秩序的作用。

然而,这种学术上的“失败”在哪里?

问题仍然在于嬴政,因为他曲解和误用了“法律思想”。他从未系统地实施过这一学术理论。从公孙阳开始,有“重刑”,但也有灵活的“除刑”和“重赏”。然而,在后来秦王的实施中,他们“重罚薄赏”。

他们打破了“平衡”,甚至韩非也认为他应该“严惩”和“从轻发落”。在他看来,这是“爱上面的人”的表现。如果相反,那就是“不爱上面的人”。虽然有“奖惩”,但重点是“惩罚”。然而,他补充说:在受到惩罚后,普通人将不再害怕,在得到奖励后,普通人将不再爱君主。

嬴政不会“兼顾两者”,他干脆放弃“奖励”,因为在他看来,既然是“法治”,那就是“重罚”,根本不需要任何奖励。里斯说得更“进步”:“这位著名的君主和神圣的国王之所以能够长期在位,武断地判断和监督自己的职责,他必须受到严厉的惩罚,这样世界才不敢犯罪。”

这种想法也有一个严重的“短板”。他强调对罪犯的严厉和“惩罚”,但他不能保护他的人民免受“非法”伤害。换句话说,这种“法治”只会让人觉得他“受到了伤害”,而不能得到他的“好处”。

最终,即使是那些提出这一“理论”的人也无法保护自己的生命。有人会为这个“观点”辩护吗?

秦国制定了让人心悸的“法律秩序”,以彻底实施“重刑”法治。仅死刑就包括屠宰、切割、切片、拉肋骨等。《史记·张耳陈郁传》记载了当时一个小县令在任期间的“残暴暴行”,这可以从当时秦律的“残暴”中看出。

嬴政统一世界后,他改名为第一任皇帝。后来,秦始皇彻底地将“法治”转变为治理国家、奴役人民、修复长城、陵墓、道路、远征匈奴和寻找“不死毒品”的工具。然而,这种在战场上极其有效的手段已经成为统治人民的悲剧。

参考:

[《管子》第四十八条、《史记:张耳陈郁传》和《法家源流考》

广西快3 湖北快三投注 pk10注册送58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ahnsehl.com 丁蜀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